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家長,你還是一家之長嗎?
  早前與妻子到柬浦寨短宣,見到當地的孩子雖然物質極度缺乏,但心靈比香港很多孩子富足。一時感慨,向一對隨團的夫婦說:「倘若有一天我們有了小孩子,我情願舉家移民到這。這雖然沒有光鮮的襯衫、沒有豐富的自助餐、沒有冷氣、也沒有地鐵代步,但這裡同時沒有下流雜誌向兒童出售,沒有尼采思想對主流社會影響,也沒有人為求出位,將明明被剝削的性奴聖化成尊貴的性工作者........」
 
 
  那對夫婦聽完之後面露不懈之色。他們異口同聲說:「那豈不是對小孩子過分保護嗎?如果甚麼事都不讓小孩子知道,等他長大後就連至低限度的免疫能力也沒有了。況且,你這種家長式管治極可能對小孩子產生反效果!」那對夫婦確實「俾面」,沒有說:「你也是心理輔導員,難度連這些也不知嗎?」
 
  九七回歸,香港人感染了祖國的劣根性。就是對順口的口號全單接收,不問其中意義,人喊我又喊。我們說不要過分保護小孩子,是要讓他們暴露在刻苦的環境下,鍛練他們的意志,讓他們學習在逆境之下解決問題的能力。而不是讓他們暴露在女星的乳房和鼓吹享樂的環境。鍛練下一代—就是讓一個食慣絲苖白飯的孩子學習捱粥水;謀殺下一代—就是讓一個孩子自己選擇看一本聖經還是看一本「便利雜誌」。我將那對夫婦的回應向很多教育工作者述說,十居其九竟然不加思索便將他們的回應奉為理所當然。唉!香港教育亡矣!
 
  再者,我仍然相信柬浦寨的生活會比香港教導出更好的孩子。在香港,「家長式管治」變成廣泛認同的負面管治手法。從社會管治而論這是無可厚非,但最感不解的,就是連家庭教育也否定「家長式管治」。柬浦寨不像香港,那有第三世界的貧窮,卻沒有後現代的糜爛。
 
  至少,那裡的家長,仍然是一家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