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同志運動與性革命息息相關

同志運動議題逼在眉睫

新一屆的立法會在九月十二日選出,在選舉前同志運動組織如常地對候選人施加壓力,也指出誰是他們的盟友。事實上好幾位同志的盟友很可能會成為議員,他們亦可能在這幾年提出性傾向歧視法和同性婚姻等法案。

我以前在這個專欄簡略談過這個議題,今次我想從更闊的角度談同志運動與性革命的關係,好讓大家對同志運動有更全面的認識。我這幾期的文章必然會叫一些同志暴跳如雷(若想知道我何出此言,請追看下去),但就這麼重要的課題,我只能如實說我所認識的同志運動。

再次澄清,我針對的不是同志本身,而是高度政治性的同志運動。同志有幾類:潛隱型、平和型和戰鬥型,第一類盡量不讓人知道自己的性傾向,不公開談論或爭取同志議題。第二類可能已「出櫃」,但只希望不受干預地過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太仇視主流社會,就算支持同志運動,也不會太熱衷。只有戰鬥型的同志誓要挑戰異性戀霸權,積極透過同志運動改造這個「仇視」他們的社會。對他們來說,只有這樣同志才能真正平等和幸福。

同志組織是性革命先鋒

然而那些戰鬥型的同志建基於甚麼去改造社會呢?從西方的經驗看到,同志運動是全球性革命的重要推動力,而它也往往吸納並提倡一種激進的性哲學。簡單來說,就是要打破所有性禁忌。所以,同志運動不單爭取同性戀者的自由平等,更是在推行社會革命性的改變:如先改造再繼而取締婚姻制度;取消性交的年齡限制,為孌童合法化鋪路等。這些都反映性革命的議程。

因此我們不能孤立地看同志運動,因為它所爭取的立法議程會影響整體社會,我們的家庭和孩子。香港要從西方的性革命的惡果吸取教訓,不應盲目追隨這種西洋風,這也表示我們要小心察看同志運動,對其提倡的激進性革命意識形態存批判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