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孌童癖帶來的社會問題
前幾期談過孌童與同志運動的性哲學的吻合性,但孌童不單是道德問題。首先,孌童癖的存在導致很多少男被踐踏,特別在窮困國家,他們要為金錢出賣自己的身體。如在斯里蘭卡,就有超過一萬名男雛妓,去滿足西方富有的男同性戀旅客大軍的需要。同志運動經常建議政府要盡量想辦法吸引全世界的同性戀者到港消費,政府若採納廢除合法性交年齡的建議,不單有鼓吹同性戀之嫌,更要細想會否導致男雛妓在香港湧現。
 
此外,性侵犯不單帶來心靈的創傷,也可令孩子染病,且往往是致命的病。根據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的報告,至二零零零年止在十三至廿四歲的組別裡已有31,293個愛滋病的案例。在近幾年中,這組別的病患者有一半是因為與成年男人做愛而感染的。自CDC搜隻資料起,估計已有15,000男孩被成年男人感染。同志運動美化孌童行為為青少年對自己性慾的探索和解放,但對這些男孩而言,性的解放的後果就是死亡。
 
最後,性侵犯往往帶來性取向的轉變,很多資料顯示,幼年被同性侵犯的經驗會產生同性戀傾向。所以孌童愈普及,同性戀者的數目也可能會愈多,那孌童合法化必然會促進同性戀群體的「增長」。(是這個原因令不少同志運動領袖支持孌童合法化嗎?)無論如何,假若性侵犯導致同性戀,這亦意味著一生的掙扎。
 
香港的同志運動對孌童的問題多數採取沈默的策略,但我們從國際的同志運動看到,兩者是有密切關連的。從性解放和性自主的哲學看,看不到有甚麼理由禁制自願的孌童關係。又如香港性權協會積極爭取性小眾的性權,但孌童癖者不也是飽受歧視的性小眾嗎?它有理由不為他們爭取權益嗎?
 
總結這系列:同志運動既然是性革命的先鋒,提出激烈的社會改革藍圖(道德、家庭、孌童等)。那我們縱然同情同性戀者的遭遇,是否也應用清醒的頭腦和審慎的態度,對這藍圖作出檢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