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上帝真的不喜悅同性戀關係? 參與性文化事奉的心路歷程(下)
除了同志釋經外,這小組也引領我認識不少討論和批判個人自由主義的哲學家︰Charles Taylor, Leo Strauss, Isaiah Berlin, Rollo May, Andrew Kirk等,好像在一辯論場上聆聽正反雙方的陳詞,令我大開眼界。我慶幸有一班基督徒學者,在學術界展示基督教有用、值得參考之處,特別在自由、人權的議題上抗衡自由主義者的道德價值,亦感到吾道不孤。

吾道不孤最具體的體會,不是在閱讀的時候,而是在性文化學會小組中與組員討論相交的時候。參加性文化學會,原以為是為主受苦,我要付沈重代價的苦路,結果卻是滿得神恩惠的蒙福路。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的組員,在每次的會議和小組中,和而不同,唇槍舌劍,暢論天下事,上至創造論與進化論的對峙、後現代思想是友是敵,笑談各樣嚴肅的話題;近至大家對婚姻的反省,與配偶的關係,一個學習小組,漸漸變為一個支持小組。那種「一撻即著,無所不吹」的快慰,我覺得這是天父回贈我們這群「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兒女們最大的禮物!

這三年,反性傾向歧視條例還未通過、更多香港教會領袖關注其嚴重性,一些西方國家如美國和澳洲,飽嘗縱容同性戀運動而來的惡果後所作的修正行動。中國也開始看到同性戀行為帶來的嚴重後果。最近中國衛生部發表的統計,討論到愛滋病蔓延的嚴重性,報告中指出,在中國感染愛滋病的高危人群當中,男同性戀佔第二位,僅次於吸毒人群。

社會人士也開始醒察到同性戀行為對社會的嚴重性。這都表明同性戀行為並不是創造主的心意,我們的工作並沒有白費。在作大是大非的判斷上,我相信,世界的確需要上帝的道去啟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