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改變性傾向的治療是否會帶來傷害?

 

同志團體不單否認性傾向改變是可能,他們甚至批評改變性傾向的治療是會帶來傷害。而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美國精神病學會、美國心理學會等組織印製了一本小冊子,指責改變性傾向的事工會引起罪惡感、焦慮甚至有自殺傾向,而其改變的可能性又少,或是沒有。

之後,於美國精神病學會會員中,有五位精神醫學博士聯署了一封信反對美國精神病學會的結論並指出:

(一)說改變性傾向治療無效是一種誤導,有許多支持治療效果的精神分析報告。

(二)指這類治療「具傷害性」的聲明完全錯誤,若個人沒有得到適當幫助、諮商,而違反自願下作同性戀者,這對他來說是「具傷害性」的。

(三)委員會針對改變性傾向治療所作的負面宣告等於剝奪了精神科醫生執業的自由,此自由是受美國憲法所保障的。

事實上近年美國精神病學及美國心理學會亦受到不少資深的成員批評他們的立場受政治正確影響過於根據科學事實。其中一九八五年美國心理學會主席Robert Perloff就批評該會一面倒的政治主張:(一)現在有關的資料尚未全面,(二)若當時人真的想改變,應先尊重及聆聽當時人的意願,(三)學會的主張會阻礙有關的研究。目前美國精神病學仍然認為治療員應該拒絕嘗試轉變受助者的性傾向,認為這種嘗試未能提供科學上的成功率。然而前任主席Robert Spitzer在二零零一的論文中不單指出那些同性戀過來人接受輔導後,沮喪及抑鬱的程度有顯著改善。他更批評,美國精神病學的這種主張是雙重標準,因為協助受助者肯定同性戀的治療同樣未能提供科學上的成功率,而且也與改變性傾向治療一樣,有報告及見證指出這類治療亦可產生傷害。

其實任何心理治療都不能完全保證沒有帶來傷害的,因為心理治療不同身體治療,成功與否除了涉及治療方法外,當中亦牽涉當事人的態度,治療員技術是否純熟等,例如過去曾有治療失敗的個案是由於接受一些沒有專業資格的治療員,亦有一些是被家人迫去接受治療的,甚至以前有些使用錯誤的方法,如電擊及壓惡治療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