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不再渴慕次好的東西(上)
每當晚上我在銅鑼灣看到男性化打扮的女孩子,抽著香煙,拖著她們的女朋友的時候,我便不期然想到自己如何被神從自暴自棄的日子中拯救出來。
 
我來自健康的家庭,從小父母都沒有傷害過我,教會亦一直栽培我,讓我在積極和接納的氣氛下成長。我不知道我的反叛是怎樣形成的,只記得在成長的過程中,我不斷作出很多突出自己的行為;我要別人的注意,我要比別人強。我有種奇怪的感覺,就是我會很早死。於是,我更肆無忌憚地做出別人不敢做的事,因為我覺得大不了便死掉,死了更好!
 
中學的時候,我暗地裡開始跟同性朋友拍拖。經歷了幾段關係後,心裡面開始有種很刺耳的聲音在控訴:「你喜歡女孩子,你是同性戀,神不會愛你的了!」我很傷心,覺得自己對不起神,也對不起人,但我不知該怎麼辦!
 
記得聖經裡有一群人帶著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來到耶穌面前,想用石頭打死她的故事嗎?我覺得我就是那婦人,感覺自己受千夫所指,而最大的指控卻來自我的內心,它不斷告訴我:「你這種內外不一、假冒為善的人,還有面目見神和弟兄姊妹嗎?」
 
過了不久,我放棄了十多年的教會生活,全情投入同性戀的身分和關係上。雖然我知道同性戀是錯的,但我偏要去作,還很努力想去為同性戀者還一個清白。當時我看很多書,找很多資料,把一系列辯證塞進腦袋中來應付別人提出的問題,甚至主動去挑戰別人。
 
每次我打開衣櫃,只會看見一片黑海;八隻手指都戴上金、銀、銅、鐵、錫環,耳朵也穿了多隻耳環;頭髮愈剪愈短、又不斷染髮、最後把頭剃光........其實那正反映在我的內心裡,就和我的外表一樣的幽暗、不滿足、被很多東西所轄制。在這個剛硬的外表裡面,我的內心卻好像一隻落荒的小貓,很怕別人走近,因為只要有人稍為走近一點,我便感覺到威脅。我很孤單卻又很怕別人的關心。當我不用面對人、脫去盔甲、誠實地面對自己時,眼淚就會不停地流下來!
 
(本文由「新造的人協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