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家庭政策(一)
餘音嫋嫋,城中近來滿一片「名曲滿天星」式的懷想。那邊廂,鄰城濠江成功取得「聯合國文化古蹟保護」;歡聲雷動。以小見大,文化懷想懷舊背後,指陳著人類社會文化的「傳承和薪傳」特質──承先啟後、詩禮傳家、繼往開來,而非革命、推倒、全盤打掉,才可能是人類歷史的正路和建設之路,我們今天的家庭政策,是反映著傳承,還是全盤打掉的特質?

詩禮傳家、基督為我家之主──家庭,是人類歷史馬拉松中最悠遠、最基本並最溫暖的單位,更有趣的是,不管是儒家式的東方還是基督式的西方,家庭的故事都訴說著人類千百年來的「異性結合」、「一夫一妻」、「養兒育女」和「從一而終」的情愛奏鳴;撫育著人類種種社會、歷史、文化和經濟的穩定及奮鬥。在西方,基督教文明成功的將之前希臘羅馬文化的「非一夫一妻」改換為內蘊基督教價值的「異性一夫一妻」制度;在中國,也基本上是一夫一妻制(一夫多妻基本上只存於上層社會,一些朝代則更且限制官員納妾人數)。

如果「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方法」,那麼今天一些西方國家之家庭政策愈來愈走向「非異性一夫一妻」制度,是否缺乏了歷史眼光乃至違反歷史實驗之結果?此中包括:(1)容許同性結婚和同居伴侶等同傳統異性一夫一妻婚姻,無疑是變相的修改乃至淘空了傳統的婚姻制度──是現代版之婚姻「木馬屠城記」,這種開歷史倒車的做法無疑令人擔憂;(2)離婚之條件和準則之愈益寬鬆和隨便,這是否「三隻小豬」 打下,房子便倒下」,下一代的小豬小寶們在此家庭政策下,是否危險了一點?(3)在出生率愈來愈低的西方社會,政府的家庭政策卻更往多元化婚姻制度傾斜,這是否進一步令問題惡化?

龜兔競賽,歷史沈澱下的傳統婚姻無疑是永不放棄的小龜。下次,我們會開始談以上的三個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