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抵制淫賤傳媒,廣告客戶有責
《壹本便利》刊出女星阿嬌(鍾欣桐)被偷拍換衫的照片後,該期《便利》旋即被搶購一空;雜誌在輿論一片聲討之下再加印,亦是再度斷市。

太太的男同事在公司爭相取閱時,被我太太罵道:「就是有你們這種男人,這些雜誌才會做出這種下流的事情!」男同事一臉無辜的說:「反正已經刊登了出來嘛!」背後的意思當然是「不看白不看嘛」!

有怎樣的讀者就有怎樣的雜誌,有怎樣的雜誌就有怎樣的讀者。我們不必計較到底是雞先還是蛋先,反正這就是一種互為因果、互相強化的關係。雖然我們多年來嚷著罷買,但成效一直不彰,其中一個理由是:嚷著罷買的人往往根本就不是這類雜誌的讀者。既然不買,何來罷買?何況一本雜誌毋須全港市民都買才有錢賺,只須吸引到那群為數不少、具偷窺心態的讀者就可以了,他們是沈默的大多數,本著「不看白不看嘛」的心態看待這些淫賤傳媒,別人愈是嚷著不要看,就愈代表它「有野睇」,既然「有野睇」,又怎能不睇呢?於是一紙風行,洛陽紙貴,兩度斷版。真的買不到、借不到嗎?不要緊,等網上版!一定有網友願意分甘同味,公諸同好!

要改變這種集體偷窺情意結,談何容易,尤其是在這個崇尚性愛自由、多元的社會中。又要崇尚性愛自由,又不能認同集體偷窺,在理論上似乎可行,在實踐上卻注定是自相矛盾的,因為這根本漠視了人類的劣根性。

要有效對付淫賤傳媒,我們必須迫使政府加重罰則(過去的罰款額太低,傳媒早就將罰款算入成本之中,根本起不了作用),並認真執行。此外,我們也要明白媒體並不是為了推動性革命而變得淫賤,一言以蔽之,一切都是「向錢看」。其實這類雜誌不是靠賣雜誌來賺錢的,而是靠賣廣告,那才是雜誌真正的財源。所以在策略上,我們可以嘗試遊說廣告客戶停止向不良傳媒買廣告,甚至施加壓力,指這是同流合污。部分客戶為了保持公司形象,有可能因而停止向雜誌買廣告(我知道這種情況真的出現過)。只有斷媒體的財源,讓他們發覺淫賤再無市場價值時,才能迫使他們停止那些下流的作為。

要求傳媒自律?別癡人說夢了!斷其糧草,才夠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