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荷蘭小便斗

這張照片是在荷蘭拍的,是不是覺得這個小便斗的設計新穎得來有點怪怪的?

是的,因為那是一個女性用的小便斗。由於荷蘭是個「人權先進國家」,強調兩性平等,男人可以站著小便,女人也要!於是出現了這種女性站廁。不過不用猜也知道,這種廁所沒甚麼人在用。

男女的差異首先是一種生理上的差異,這種差異促使男女分工以至分流發展。我承認過去的男女分工可能流於僵化缺乏彈性,所以現在有女性想做搭棚師傅或男性喜歡織毛衣,我都認為是社會愈來愈開放、有彈性的表現。不過若以為這就能證明甚麼,倒也不必要,反而流於一種形式主義。有大學社工系教授劈頭就問女生:「妳試過站著小便嗎?」有人覺得這種問題很有啟發性、挑戰性,不過我就覺得跟問人「你試過站著大便嗎?」一樣無聊。

 

我將平等分為價值平等與形式平等。男女的價值是平等的,所以不應重男輕女;男女在學習和就業上都應該有公平競爭的機會,有能者居之。此外,我們也要肯定傳統的女性工作的價值,打理家務並不比出外工作輕鬆,兩者「價錢」雖有差別,「價值」卻無分軒輊。

但有一種比較僵化的「男女平等」的觀念(跟傳統「男尊女卑」的觀念一樣僵化)則認為:凡是男人可以的,女人都得!於是就出現女性企廁這種既前衛又無聊的玩意兒。也有些人認為:「男人四圍『滾』,所以女人也可以。」結果就是把女人弄到像壞男人一樣(不要僵化的看男人,將他們角色定型,好男人是不屑四圍「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