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同性伴侶對家庭價值的影響

於美國,同性戀組織不停施壓給大企業,要求他們接受同性戀運動的議程,製訂反性傾向歧視的政策及為同性戀伴侶提供如配偶般的福利,在美國同性戀團體National Gay and Lesbian Task Force在他們的手冊中指出,最好的企業政策:「是可以覆蓋不同種類的家庭,如果可能,顧主應為同性或異性的伴侶,包括伴侶的兒子提供福利。透過如此的包容性政策,顧主可容許顧員自行定義他們的『家庭』,以及照顧他們『家庭』的需要。還有,包含性的政策是比較有彈性,可以隨著顧員家庭結構的改變而作出適應。」可見同性戀組織想透過美國的大企業去推動他們的議程,改變社會對婚姻及家庭的觀念。

 

在這樣的政策下,除了愈來愈多的同性戀伴侶要求公司提供福利外,亦有愈來愈多人為要取得福利而冒認為同性戀者。於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的《紐約雜誌》有一篇名為〈奇異配偶〉(Odd Couples)的報道,講述有一位名叫杰夫的男子,他是一位喜愛旅遊而又貧窮的藝術家,為要取得較平的機票,於是冒認為同性戀者。他一位在航空公司工作的同性戀好友,為了幫助他,便向公司申報他們二人是同性戀配偶取得公司的福利,程序非常簡單。不過,隨著杰夫的同性戀朋友後來向公司申報了他的新男朋友為配偶,令到杰夫失去了這福利。

一位名叫丹非同性戀者的男士,因無力支付醫療保險,而他一位非同性戀者室友有很好的醫療保險,所以他們一起去宣告兩人是伴侶,以致他室友的醫療保險可涵蓋丹。甚至有公司人事部的職員說,有男職員申請他的家貓作為他的伴侶,向公司爭取福利,那男士不停地說:「家中的貓,家中的伴侶」(Domestic cat, domestic partner)。大概,若公司拒絕承認其伴侶的身分,提供福利,必被台灣的性學家何春蕤指責其為「物種歧視」。雖然人獸交並未被大眾社會所接受,但同性戀運動所爭取社會制度上的改變,必對一夫一妻婚姻的價值和意義做成衝擊,令社會對婚姻及家庭的定義愈來愈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