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回顧西方性革命 前瞻中國性革命(二) 多元化家庭

二零零五年的《時尚健康》雜誌以「不婚中國」為題,指出「年年攀昇的離婚率,二零零四年離婚家庭高達一百六十一萬,單身家庭、同居家庭、單親家庭俏然興起,三千年婚姻制度遭遇危機.......在未來時代裡,中國婚姻形式的多元化發展極可能會走在世界前列。」

 

喜歡與否,中國正在重蹈西方國家的老路──家庭的穩定性、傳統性、嚴肅性正急速質變並瓦解當中,維繫我國三千多年的婚姻家庭制度,正向西方性革命下所提倡之多元情慾觀、多元男女關係挪移,影響所及,傳統家庭形式也往「多元家庭」路向挺進,如李銀河教授所言:「傅柯( Focault )說過,我們現在擁有的人際關係形式,如婚姻關係、家庭關係等,是多磨少得可憐啊!從世界各國人民的生活實踐來看,在婚姻關係之外做出新的選擇巳經成為一個新的趨勢。」

的確,今天的西方社會,經過近半世紀的性革命洗禮,不管是在情慾生活和家庭制度上,都已往「多元」乃至不設邊界的方向發展,一些國家之家庭定義已擴充至包含「同性伴侶」和「同居伴侶」就是明顯的例子,如英國、加拿大、西班牙、紐西蘭、比利時、荷蘭、美國麻省、佛蒙特州、新墨西哥州這些國家及地區巳分別通過了「同性婚姻」或「同性伴侶」等法例,賦予與一般婚姻家庭相約的法律權利和責任,而瑞典、丹麥和美國紐約州則巳通過了「同居伴侶法」,賦予同居伴侶與傳統婚姻家庭相約的法律權利和責任。

歷史學家湯恩比曾以「文化──挑戰」的模式去指出一個文明能否持續,在於能否有效回應歷史的種種挑戰。中國作為僅存的四大文明古國,其相對穩定的家庭和家族制度,正是其持續綿延的原因。不過,這穩定的制度,將會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