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回顧西方性革命 前瞻中國性革命(三) 同性戀運動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狄更斯《雙城記》吊詭的開場白,用以替近半世紀性革命作註腳,的確甚有意思。

 

走過四十多年的性革命,盼望的「性烏托邦」沒有出現,相反卻是疲態畢露、惡果紛陳:離婚率節節上昇、青少年婚前性行為數字大幅上攀、性罪案增加,其他如性病、墮胎、未婚媽媽和私生子等問題也愈來愈嚴重。作為性革命中重要部分的同性戀運動,不管在法令和社會氛圍上卻正在收割著豐富的成果──彷彿一個更「平等人權、包容弱勢」的美好社會正在實現。然而,西方國家種種對同性戀異見人士的逼迫,「逆向歧視」的湧現,不得不為我們所注意。

在中國大陸,隨著開放改革以來的社會結構和價值觀之改變,同性戀運動則是愈益加劇和公開化。一九九五年,一個名為「中國彩虹」的北京同性戀組織向海外媒體發佈同性戀解放公開信,同年在世界婦女大會前後,北京開始出現同志酒吧;一九九八年起,大量同性戀網站出現;同年北京「檸檬樹咖啡屋」開張,每週六舉辦同性戀文化討論,大力推動北京同性戀者社群意識;九九年,上海一對女同性戀者公開舉行民俗婚禮,同年女同性戀者簡報《天空》出版;二零零六年八月,北京政府設立首個同性戀論壇。據中新網今年十二月的報道:今天中國同性戀組織和活動場所已甚多,僅北京朝陽區一地,男同性戀的活動場所、組織就達六十多家。

因著儒家式社會秩序的深層結構和繼後香燈的需要,傳統中國社會對同性戀之態度基本上是抑壓及反對的。然而,出於國人急於與國際接軌的心態,同性戀作為前衛開放的標誌,內地有關同性戀這爭議性議題的發展,不得不令人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