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何西阿與性文化事工

 

寫了三年的「真情真性」專欄,要暫告一段落了。這個專欄由香港性文化學會的成員輪流執筆,由於寫作時通常預設對象包括非信徒,所以我們很少引用聖經,專欄已完稿,但我想以一位對性文化事工頗有啟迪的聖經人物作結。

熟悉聖經的信徒都知道,新約中最能具體而微的表現神對人的愛,是「浪子回家」的故事;至於舊約,則是何西阿先知的「真人騷」──那真是一個情何以堪的家庭悲劇。

先知何西阿娶了淫婦歌篾為妻,歌篾為何西阿誕下三個子女後,竟然「跟佬走人」。在當時的社會,「戴綠帽」已是十分丟人的事,而一個「綠帽先知」,更可能連其先知身分都會遭人質疑。解經家指出,歌篾後來極可能淪為女奴。按理,何西阿本該跟歌篾劃清界線,一刀兩斷,由她自生自滅;但何西阿卻將她贖回,並允諾她若痛改前非,將再續前緣。何西阿對歌篾的愛,正好表徵神對人不離不棄的愛:「以色列雖然偏向別神,……耶和華還是愛他們。」(何三1)

很多批評者認為我們是一群有道德潔癖的人,愛定別人的罪;其實正好相反,參與性文化事工本身就是在蹚渾水,只會弄得不食羊肉一身羶,不斷被人定罪(看看別人加諸我們的標籤有多惡毒就知道)。無疑,我們是一群不合時宜的人,因為若要順應潮流,我們應該歌頌歌篾才是──家庭死不足惜,性愛絕對自由!不過,因著信仰的啟迪,我們看到的卻是──家人悲痛受傷,生命自戕流離!而且,我們不是一群爛好人,不會天真的以為只要「去污名化」,就能將壞事變好事。何西阿將歌篾贖回後,並沒有以有罪的為無罪,圖一個「開明」的虛名,而是對她說:「妳當多日為我獨居,不可行淫,不可歸別人為妻,我向妳也必這樣。」(何三3)真愛,雖然戀戀不休;是非,仍是清清楚楚。

這是個厭煩真理的淫亂世代,求主監察我們,叫我們謹慎自守,並學效何西阿,不失公義的發出愛的呼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