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龍仕功──我的人生(見證分享)

摘譯自Freedom of Choice by Leslie Lung (©2000) ISBN: 981-04-0618-5 最新修訂2011年11月

已被准許使用。留意版權所有。

 

  若說有甚麼總是伴隨著我的人生──就是抑鬱。只是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也會讓我憂鬱與苦悶。我所看到的,並不真實反映著內裡「真正」的我。

 

  自我記憶所及,我總覺得自己是個女孩子。我的感覺來自覺得自己行為像個女孩子,並且喜歡女孩子的玩意。年少時,我的表現只被視為「溫文」及「娘娘腔」,而且也被認為這個階段很快便會過去。

 

  由於我的女性傾向,我很少跟男孩子連繫或相處。我討厭他們總是玩得亂七八糟。反而,我跟女孩子一起時則感到很自在,並能在她們那裡找到認同,分享相若的喜惡。自青春期開始,為我帶來更大的苦惱,因為我發覺自己在性方面被男性吸引著。我感到驚恐、沮喪及困惑,完全不知自己怎麼了。

 

  就在我的抑鬱深處,那裡有一安慰之源──上帝。我在基督信仰背景下成長,因此對上帝並不陌生。在孩童時期能認識這位全愛、全知的神是令人欣慰的;

可是,在步入少年期,出現了突然的變化。作為一個青少年,我開始受到「性別焦慮症」所折磨。我討厭自己男性的身體與外型,完全無法與我裡面的女性認知協調。假若神真的愛我,為何祂容讓這些事情發生在我身上?當我嘗試從聖經中尋求指引,結果卻令我更感洩氣。聖經責備同性戀的訊息非常清楚──「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利未記十八章22節。

 

  「厭惡」是最貼切的描述,因我自覺為怪胎──無論是存諸於內,還是形諸於外──都是扭曲和不自然的。但我又能做甚麼呢?肯定不是我選擇如此的。就在我嘗試找尋解決方法時,發現了變性手術,我相信那是對我最好的。這是唯一能將兩部份的「我」合而為一的機會。

 

  在1980年完成中學階段之後,我立刻諮詢了精神科及外科醫生,去判斷測試我是否適合進行手術。當評估都通過了,卻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我仍未達合法年齡去自行簽紙進行手術,我需要得到家長同意。而我知道他們是不會同意的。

 

  與此同時,我考上高等學院繼續學業,往後四年的經歷改變了我。由於變性成為女人是我的最終目標,我開始以女性身份示人。在註冊入學時,我找了學生事務主任向他尋求諮商,而他竟然非常明白並支持我。我深受感動,驚訝這一切背後是否有上帝的安排。或許是祂的旨意要讓我成為女人!

 

  離開中學時我還是一副男生模樣,在短短六個月的時間,我把頭髮留長,又換置所有衣服。在荷爾蒙療程的幫助下,我開始建立起一個女性形象。我感到煥然一新,恍如重新創造般──對我是一個新的開始。

 

  這是我第一次不再覺得自己是個怪胎。我感到自己裡外一致。人們對我的反應也變得不一樣,不再用侮辱性或帶貶意的字眼稱呼我,我終於被看待為「正常」人。在那段期間,我重獲自尊及自信。所有的痛苦都已過去,我終於找到辦法解決我的問題了!

 

  隨著時間過去,我開始產生了其他問題。我的社交及學校生活都非常棒,但卻感到虛脫和焦慮。雖然我的學業成績出眾,人緣又佳,但我感到人生沒有意義。日復一日,生命變得勞累難過──我無法得知我的人生將駛往何方。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何我有這些感覺。我的學習順利,亦對畢業後的職業早有計劃;我交到尊重我新身份的好朋友,有男性,也有女性。我似乎絕無任何理由感到如此幻滅。接著,一些令我人生全面扭轉的事情再次發生!

 

  那是1984年三月的第二個星期。因我畢業後要被徵召入伍,變性手術的計劃因而重新浮現。我的惡夢又再來纏繞我──重拾男兒身去服役將令我比死更難受。我曾以性命賭誓,不會再重過從前那種屈辱及受虐的生活。唯一能逃避的方法就是立刻進行變性手術,否則以後便沒機會了。當時我仍未到可以自行決定變性的合法年齡,父母之前已拒絕為我簽紙。但在過去數年我以新身份生活,他們最後竟然同意,雖然充滿了痛苦及難過。我頓時放鬆下來,再次認為上帝是明瞭和憐憫我的。

 

  可是,在手術進行前三天,一種古怪及不安的情緒攖住了我。我感到完全的絕望,這實在很怪異。最差勁的是我完全不明所以,只感到極度的不快樂,可是我應該沒有理由會如此抑鬱。實際上我該感到高興才是,畢竟我的夢想快要成真。我想讓這種感覺沉睡,但不成功。整個晚上我只是在無故地哭泣。到了第二天,我的抑鬱沒有好轉。不知怎地,我認為我必須徹底地解除這些困苦。

 

  我忽然發覺那天是耶穌受難節──是紀念耶穌基督的生命及死亡的日子。基督的事蹟一幕一幕地在我腦海中閃過。年少時,我聽過很多關於耶穌誕生、死亡及復活的歷史和意義。祂來是為了給我們真正、豐盛的生命。透過,死在十字架上,祂示範了我們需要讓舊我死去,並交給上帝我們認為生命中最寶貴的東西。在三天後,耶穌奇蹟地復活了,就如祂說過祂會如此行,要給予舊我一個新的生命。透過祂我們才能重生,並得知我們生命的目的和真正的滿足。

 

  真正的滿足才是我一直渴想的。我向神呼求。如果祂真的在這兒,這是祂說話的時機了。當我禱告,一個意念出現在我腦海。在過去一段長時間,聖經內的一段經文特別令我迷惑和困擾的。申命記廿二章5節,神命令:「婦女不可穿戴男子所穿戴的、男子也不可穿婦女的衣服、因為這樣行都是耶和華你 神所憎惡的。」自從我知道這段經文起,我便覺得那是非常表面和膚淺的。每當朋友們引用這段經文,也會令我憤怒及感到受傷害。這段經文簡直是完全不適用和不相關,它只著重人的外在,而從沒提及深藏在我肉體裡的心靈,在穿上女裝前我已經覺得自己是個女性。那段經文對我毫無幫助──沒有其他選擇或實際指示我可以作什麼。因此,在沒多深究下,我不再理會它。

 

  但就是在耶穌受難節的那天,這段經文清楚有力地沖擊著我!我突然曉得從另一個全然不同的角度去理解它的意思:就連衣著這種鎖碎事,神也指明不容許穿上異性的服裝;若然易服會惹祂發怒,更何況是一個變性手術!

 

  在那一刻,我明白了。進行手術違反了上帝在我生命的旨意。但我能甚麼呢?我已嘗試過像男性般生活,但我得到的是傷害及痛苦。怎麼神竟想我如此?但那訊息卻仍是如此響亮和清晰。當我思想的時候,我的疑惑、驚懼及混亂開始消去。之前曾有過的快活原來都是很短暫的。過去的成功帶給我短暫高興的時刻,但我並未真正滿足。當我不再掙扎於自己的性別,內心深處的我仍不快樂。改變我的性別也不會改變這情況。我必須為我的人生下一個最大的決定。我能夠把我的「舊我」治死嗎?我能夠壓抑我的感覺、不理會內裡的我,甚至將一直以來所相信的都拋棄嗎?這樣的人生又是如何的呢?

 

  我已經到了一個十字路口:一是相信上帝為我預備更好的路,或按原先計劃前行。我決定將我的生命完全交託在上帝手中。在那一瞬間,我得著力量、勇氣及確信去將頭髮剪短、將衣櫃裡的女性服裝全拿掉,並接納天生賦與我的性別──男性。在死亡和重生的那刻,標誌著漫長而費力的學習-再學習之旅程開展了。

 

  廿九年過去了。最初的日子,要重新調校我的男性角色和身份,我面對極大的困難。我要丟棄舊有及慣性的思考方式,取而代之以新的態度、行為及思考模式。這種壓倒性的對抗,我常常想到要放棄。即使在今天,我仍間中有衝動想當個女性。有些日子,進展真的很艱難,令我無法看清前路。

 

  但我漸漸了解和接受,這種磨練將是我人生中不斷的爭戰。在我個人、內在性別的爭戰是一個吊詭。雖然這受創是很折騰和強烈,但這些痛苦使我經歷一種深層的喜樂和滿足,是之前從未有過的!信靠是了不起的,相信神會引領我的生命到達幸福、盼望和有意義。

 

  我仍在掙扎,但我不是單獨面對這些試驗和痛苦誘惑。我再也不會抑鬱至絕望的地步。經過這一切,我已經找到超越人類能理解的內在平安。無論我對自己的感覺如何,我能夠學會超脫面前的情況,去重新定義自己的未來。我發覺這簡單的真道正不斷地使我獲得自由:或許我無法選擇自己的背景,也無法控制有份塑造我的過往,但我能選擇由過去的枷鎖中釋放出來──而我有自由去作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