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捍衛學術自由 聲援為孩子發聲而受逼迫的羅比斯教授

羅拔.羅比斯教授(Robert Oscar Lopez)是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北嶺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Northridge, CSUN)的英文系副教授,他由兩名同性戀母親撫養長大,現正致力於關注兒童權利,他認為擁有父母是孩子的天然權利,所以反對同性婚姻。他成立了「國際兒童權利協會」(International Childrens Rights Institute, ICRI),為兒童權利做研究、教育和倡議的工作。因為他有「過來人」和學者的身份,所以成為同運的「眼中釘」!

 

  因為倡議兒童權利的工作,他正面臨懲處,最嚴重可以失去終身職教席。2014年10月,羅比斯舉辦了「The Bonds that Matter」研討會,會議的主題包括離婚、領養和兒童權利。羅比斯鼓勵他班上的學生出席,是次研討會是課程的一部分,但不是強制性的,學生可選另一作業。其後一名出席的學生向校方投訴他性別和性傾向歧視及製造「敵意學習環境」。

 

  那名學生作出了很多失實的指控──後來羅比斯提供會議錄影和其他證據證明指控失實,大學「平等及多樣性」辦公室的Susan Hua甚至說出席研討會猶如出席3K黨活動!直至今年10月16日,大學通知他經過長時間調查,歧視和製造「敵意學習環境」的投訴不成立,但有充分證據顯示他「企圖恐嚇及防礙」學生「行使他們的權利」報告他造成「敵意學習環境」──一項羅比斯先前未獲知會的控罪。

  羅比斯的律師表示校方只是基於數月前的零碎對話便認定羅比斯報復學生(可是該學生在他的課取得甲等成績),可見校方的調查是政治性和意識形態的,針對羅比斯的保守立場。

 

  羅比斯正面臨被降職、停職,甚至解僱的處分。有不同團體發起聯署行動聲援羅比斯,我們呼籲支持兒童權利的人士加入聲援羅比斯教授的聯署,共同保護願意為兒童權利站出來的人士,共同保護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

 

  歡迎同時簽署三項聯署。主流媒體不多報道,請幫忙廣傳,支持為孩子發聲的羅比斯教授~請為他代禱!

 

※聯署一:

要求撤銷所有對羅拔.羅比斯教授的指控:(截至11月21日,逾7,100人聯署)

http://www.citizengo.org/en/sy/30946-dear-dr-white-we-respectfully-request-you-drop-all-charges-against-dr-robert-oscar-lopez

 

※聯署二:

捍衛學術自由及羅拔.羅比斯教授:(截至11月21日,逾1,800人聯署)

https://www.change.org/p/petitioning-provost-of-california-state-university-at-northridge-dr-yi-li-defend-academic-freedom-and-dr-robert-oscar-lopez

 

※聯署三:

支持因提倡兒童權利被投訴的Pro-marriage羅拔.羅比斯教授:(截至11月21日,逾1,600人聯署)

https://actright.com/petition/181

 

報道一致維護羅拔.羅比斯教授

Huffington Post: End the Witch Hunt: In Defense of Dr. Robert Oscar Lopez

Washington Times: California professor faces discipline over optional conference on family matters

LifeSiteNews: Bisexual prof. raised by lesbians who supports traditional marriage faces loss of tenure

Breitbart: Conservative Prof May Lose Tenure After LGBT Pressure

The Stream: Title IX is Now Being Used to Purge a Prof Who Championed the Natural Family

 

慘被標籤和污名化

  2014年,Human Rights Campaign將羅比斯教授標籤為「Exporter of Hate」(仇恨輸出者),理由竟是他認為同性撫養會侵犯兒童權利!但他正是以「過來人」的身份分享他的經歷,他的動機是愛而不是恨!同運對語言的扭曲可見一斑。相反,HRC的其中一個創辦人Terrance Patrick Bean在2014年底因為強姦一名15歲男童被捕。

http://barbwire.com/2014/11/20/homosexual-hrc-founder-arrested-raping-15-year-old-boy

提倡兒童權利的「同二代」:羅比斯教授

  羅比斯教授(Robert Oscar Lopez)在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北嶺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Northridge)英文系任教,他是由兩名女同性戀者養大的「同二代」,這幾年在不同公開場合捍衛兒童權利及反對同性「婚姻」。他在2013年1月及3月,將有關法國大型維護婚姻遊行的法文新聞翻譯成英文,讓全球更多人明白兒童的訴求。作為被同性戀者領養的孩子,他認為同性戀政治運動(同運)強行把孩子放在同性家庭長大,把孩子淪為滿足成年人渴望擁有小朋友的政治工具。作為英文系教授,他鏗鏘有力地指出同運利用種族來比喻同性戀者的手段,是企圖混淆視聽,只是為了避開討論孩子的需要。[1] 因此,他是同運的眼中釘,正面臨不同的打壓,詳情可參〈請聲援為孩子發聲的羅比斯教授〉。

 

  羅比斯教授曾分享過他的被兩名女同性戀者養育的經歷,[2] 我們曾在〈性文化評論第一期〉講述過他的故事,以下是內容節錄:[3]

  羅比斯承認在同性撫養下成長,面對很大困難。羅比斯周圍的鄰舍,不知道他們的家庭狀況, 一直認為他是個受到精心培育,表現出眾及成績優異的孩子。然而,羅比斯知道,他內裡充滿混亂。當他的家庭生活是如此截然不同,成長過程便十分怪異。羅比斯說道:「我成長的家庭是如此 不尋常,我注定被社會遺棄。」羅比斯指出,和他同齡的孩子,在父母身上學習所有社交禮儀和肢體語言的規矩,懂得怎樣得體應對,明白社會上男女相處之道。他的朋友當中,即使有些家庭遭遇離婚,但他們仍然看到男性 和女性的榜樣,學習怎樣做一個男士或女士,以致適應這個世界的生活。可是,羅比斯家庭的特殊狀況,影響他建立健康的性別身份。羅比斯說:「我沒有男性榜樣可 以學習,我的母親和她的女性伴侶都不像一般的父母。結果,我不大懂得和男性及女性建立深交,因為我缺乏自信,對別人也不敏感。我甚少親密朋友,容易疏遠他人。在傳統家庭中長大的同性戀者,或許掙扎於他們的性傾向……但在家裡,他們學到怎樣談吐待人處事。很多同性戀者在傳統家 庭中成長,但卻身在福中不知福。」

 

缺乏父親角色 影響成長

  直至現在,羅比斯仍然甚少朋友,昧於兩性關係,好像不懂怎樣和別人相處。在性傾向方面,羅比斯多年以來一直不知怎樣吸引異性;在母親撫養下,羅比斯娘娘腔、奇裝異服、口齒不清並怪裡怪氣。可想而知,直至中學畢業,也沒能結識女朋友。入讀大學後,羅比斯走進每一間同性戀酒店,LGBT 陣營很快接觸他,肯定他一定百分百是個同性戀者。1990 年,母親逝世,羅比斯大受打擊,大學中途輟學,沉淪於同性戀的地下世界,經歷了很多可怕事情。

 

  作為一個經歷同性撫養的過來人,羅比斯支持並肯定 Mark Regnerus 的研究。Mark Regnerus在其研究中,分辨出248名受訪者,他們的父母曾經處於一段同性戀的關係。研究結果顯示同性戀家庭成長的孩子,在很多方面比不上原生雙親家庭,這個結論不利同性「婚姻」的推動。羅比斯認為 研究結果反映了基本常識:「孩子在另類的情況下成長,會遇見困難,使他們陷入失調狀況,或用酒精及其他危險行為治療自己。」所以,羅比斯反對同性「婚姻」。羅比斯認為這 248 名受訪者的經歷,就如自己的故事一樣,值得傳揚出來。不過,同性戀運動正在用盡千方百計,阻止人們知道這些事實。羅比斯指出,早年有關同性撫養的研究,訪問的那些同性戀家庭孩童,仍然和家長同住,他們很難暢所欲言;而對羅比斯來說,即使他如何懷念母親,也要直言不諱,說出在同性戀家庭中長大是怎樣艱難的一回事。過往,幾乎所有支持同性家庭撫養的研究,當中絕大部分的樣本均來自女同性戀者家庭。羅比斯個人經歷,正好讓我們進一步認識女同性戀者家庭,對孩子成長會造成甚麼影響,有關政策討論,社會各界更必須審慎處理。

 

[1] Robert Oscar Lopez , “Truth, Metaphor, and Race in the Marriage Debate”, Public Discourse, February 11th, 2013, http://www.thepublicdiscourse.com/2013/02/7871.

[2] Robert Oscar Lopez , “Growing Up With Two Moms: The Untold Children’s View”, Public Discourse, August 6th, 2012, http://www.thepublicdiscourse.com/2012/08/6065.

[3] 〈我在女同性戀家庭長大〉,《性文化評論第一期》,頁1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