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請對方食粒糖?

    教書的老黃跟讀中學的兒子皮蛋(Peter)坐在沙發上,一邊吃零食一邊看一場沉悶的足球賽事。

    「喂,阿黃Sir呀,『靜靜雞』講件事給你知好嗎──」皮蛋故作玄虛的說。

    「有屁快放,有話請說。」老黃盯著電視。

    「唏,我的書友仔中,有一位姑娘原來已不是黃花閨女了!」

    老黃轉過頭來摸摸皮蛋的頭:「皮蛋,你甚麼時候變成鹹蛋?快從實招來﹗」

    「哎喲,我只是繼承了你八卦的基因,『八』回來的。」明知家裡沒有其他人,皮蛋還是忍不住東瞄瞄西看看後才說:「她跟幾個外校男生『做』過,還向相熟的女同學說:『等如請對方食粒糖之嘛。』」

    老黃戚起眼眉的問:「皮蛋,如果有人請你食粒糖,你會食嗎?」

    皮蛋的臉紅得有點像鹹蛋黃:「啊,爹地,你要人家怎樣回答嘛!有女生請食糖,當然很誘惑,不過……如果這樣隨便……

    「你覺得那幾個男生食糖後,會很感謝她嗎?」老黃問。

    「才怪!他們一定覺得她好cheap!」皮蛋說。

    老黃說:「就是嘛,她或者覺得自己很前衛、很開放、很男女平等,不過那幾個男生其實只會把她當作公廁,平常嫌她臭嫌她髒,但有需要嘛,就進去尿一尿拉一拉,離開時還懶得沖廁呢!」

    「噢!爹地,你講得很難聽呢!」

    老黃突然很沉重的說:「皮蛋,不是我講得難聽,而是有些人真的這樣想。你不覺得那個女同學在自欺欺人,很可憐嗎?」

    皮蛋若有所思,不知該說什麼,呆呆的看完那場悶球賽。

文章載自200347日《談天說道》性愛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