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性工作」是好工作?

    妓女的遭遇往往令人同情,因為嫖妓是一種剝削「性」和扭曲「性」的行為。但現今社會卻流行一種說法:賣淫不單沒有問題,更是為社會提供服務,所以應正其名為「性工作」。一些學者更著力美化,高姿態說性工作就是好工作!

    ──不要以為這是天方夜譚,香港一些報章天天圖文並茂的採訪這些笑容可掬的「囡囡」,坊間又有不少書刊找妓女現身說法,強調她們喜愛賣淫、享受賣淫,並在過程中獲得性高潮!有金又有fun,看來理想的工作莫過於「性工作」!

    我們的確要聽妓女的現身說法,卻不可盲目地聽片面之辭。首先,任何調查找樣本時要提防有意或無意的偏差。「性工作者」自白書要求妓女主動暢談賣淫生涯,試問那些自覺悲慘和羞恥的妓女會願意接受訪問嗎?(風月版宣傳更不用提了。)

    再者,我們也不可只看表面,台灣終止童妓協會秘書長李麗珍表示,許多少女一開始會說是「自願」的,深談後才發現她們往往是為勢所逼,其實心不甘情不願!

    同時也應該聽聽嫖客的自白吧!誰可否認,很多嫖客純粹把妓女看作洩慾工具,鄙視她們,只期望又便宜又「多元化」的服務!

    說到底,以賣淫為樂的妓女只屬少數;身心都受摧殘、染上賭癮毒癮性病、孤獨終老的淒涼下場的,卻多不勝數。一個在1985年組成的妓女組織就認為西方妓權運動(如Whisper)美化了妓女的工作,忽略了女性在強迫性交易下的可憐待遇,將受害者美化為性解放者。香港的妓權運動又會否重蹈覆轍,好心做壞事呢?

文章載自2003年3月17日《談天說道》—性愛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