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同性戀與教會牧養

回應同性戀運動,教會需要從兩方面努力:第一是從各地方的同性戀運動的發展過程中,明白同性戀運動的策略,從而動員教會及社會上的力量,有計劃地抗衡:第二是縱使教會備受批評,但仍然持聖經真理與愛的立場,在各方面教育及裝備弟兄姊妹,認識同性戀是逆性的罪等有關真理,又同時勉勵他們,接納同性戀者,感受神對他們的愛與寬容,在具體行動上扶助及關懷他們。

一、不義與憐恤

  「愛是不喜歡不義」,有人誤以為愛必然是要取悅別人,讓別人感到舒暢、快樂。然而聖經強調真正的愛不能脫離真理。真愛是冒得罪他人之危險,要把人帶進真理中,因為知道錯謬與不義至終予人傷害及痛苦。面對同性戀者,教會要表達對他們的愛護之時,毋須軟化我們的立場以遷就他們,當然也不用重覆地控訴他們是罪人,只是我們知道唯有真理能使他們自由。假若我們要牧養關懷他們,真理永遠是我們服事他們的基礎。

  另一方面,當主耶穌被批評常與稅吏和罪人一起之時,祂說:「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這句話的意思,你們且去揣摩,我來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太九:13)我們容易傾向自義,特別是當我們持守著一些被認為虔誠的宗教行為時,驕傲的試探常會出現,並且會轉化成為一種對別人的輕蔑,因而不能憐恤。同性戀的罪並不一定較其他的罪嚴重,我們也當愛護同性戀者像愛護其他罪人一樣。在一切的情況之下,我們仍要堅守「恨惡罪、愛罪人」的原則去愛護同性戀者。事實上,我們不能愛,常常是因為我們內心的恐懼:我們害怕被他們批評、害怕不知如何與他們相處、害怕教會出現分歧的看法、害怕教會被「玷污」。聖經說:「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來,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加六:1)雖然我們當謹慎自己,但卻不可因害怕不能謹慎而忘記去挽回跌倒了的弟兄──我們需要禱告,求主以祂愛罪人的心感動我們,也幫助我們放下恐懼的心去愛。

二、對掙扎回轉的同性戀信徒的關懷

  同性戀基督徒因為常會害怕被教會內其他弟兄姊妹排斥,因而選擇離開教會,轉到一些基督徒的同性戀群體。在新的環境內得到接納,也因而接受了那些群體對同性戀的看法。當教會對同性戀者有明確的立場時,要同時表明愛他們的心並不容易。當一位弟兄願意為自己的同性性行為悔罪時,內心會出現多種焦慮,教會必須透過具體的行動,說明我們接納他們,讓他們可以安然地留在教會,得著更新與成長。在過程中有幾方面值得留意:

  1. 同性戀的成因各有不同,但部分在過去是曾經受過一些傷害或侵犯的,因此內心或許會藏著怨憤與苦澀,一方面渴望別人的接納,另一方面卻容易退縮離群,又或會埋怨別人,保護自己。當然,這並不是所有同性戀者的情況,但當教會要關懷他們時,要明白他們或許在過去曾有創傷,因此要多加忍耐、體諒、但是他表達對他們真誠的愛護,重建他們對別人的信任。

  2. 同性戀者有些時候把友情轉為戀情,是出於一種補償的心理狀況,特別是當他們在成長過程中得不到父母的愛護、同性朋輩彼此接納的情誼,便會把友情轉為愛情,以滿足他們內心的需要;同時不自覺地藉戀情操控對方,尋求長久的滿足。教會在牧養他們的時候,需要有一小群同性別的弟兄或姊妹,成熟地與他或她建立友情,但又不至於愛到操控,在過程中讓願意回轉的同性戀基督徒經歷一種正常的關係及友情,在其中重建自己。一次研究指出,同性戀者能夠回復正常的異性戀取向的,有三分之一是來自一些支持小組,另三分之一是靠賴閱讀一些有關這方面的書籍,並有一位成熟的異性戀者從旁幫助,與他建立互助的關係所達至。

  3. 同性戀信徒的更新:常經歷一段堅忍持久的過程,他們才會徹底地得到改變。不少人在過程中失去信心,便認為自己的改變是不可能的,便放棄努力。因此教會需要在過程中給與多方面的鼓勵,而其中支持小組的鼓勵更形重要。小組就好像是那個被朋友抬到耶穌跟前的癱子一般,排除萬難,相信只要來到耶穌面前,就必會得到幫助。因此不單是同性戀信徒需要信心,支持小組的人同樣需要一種堅定、蒙主稱讚的信心。

  另一方面,教會要不斷鼓勵他們,不要憑自己力量掙扎,那只會帶來更大的挫折感,同性戀信徒要學習如何「靠著靈、憑著信心」,領受神的能力,勝過內心的情慾,學習如何在無助中,全心全意倚靠神,面對自己。

  4. 面對在教會內同性戀信徒的父母,若同樣是基督徒,內心所能面對的苦困,並不少於他們的子女。教會要留心牧養他們,而首要的是幫助他們面對內心的罪疚感:為甚麼我的孩子會成為同性戀者?我是否在他/她的成長過程中做了甚麼傷害他/她的地方?教會的領袖需要清楚表明,子女是同性戀者不一定是父母的責任,有太多外在環境的因素,又或是子女個人意志的抉擇可以帶來同性戀取向,父母不是要問是誰之過,而是學習如何洽當地向子女表達期望,但同時繼續以無條件的愛去愛護他們,以致他們不進一步被孤立、失去支援。

  除了主耶穌的憐憫與能力以外,又有誰能給與願意回轉的同性戀者確定的盼望呢?教會若不謙卑自己,忍耐地去服事這群曾經軟弱的弟兄姊妹,又怎能說我們是基督耶穌的教會呢?

  (同志關顧的法、理、情系列之一,由香港性文化學會)

(第八四九期,二○○三年十二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