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同性婚姻與同志運動系列(十一)十分之一的神話
  同志運動經常宣揚有十分之一的人是同性戀者的說法,其實這數字來自金賽(Alfred Kinsey)在一九四零年做的研究,但是他的研究方法漏洞眾多,例如他的研究對象很多曾經是監犯。根據多次最新的調查,不同的地方大概只有百分之一至四的人是同性戀者。

  當我提出不利同志運動的數據時,有些人會指控我在打壓弱勢群體。然而一個正義的社會運動不是應建立於真理之上嗎?若有些人為了政治目標(無論說得多崇高)肆意歪曲事實、散播謊言時,我們不是有責任指出來嗎?

  真誠地作的事不一定對

  我並沒有恐同症,在牛津唸書時,一位姊妹在宿舍認識了一同性戀者,問我應怎樣對他。我說:像其他朋友一樣對他便可,認不認同他的行為都不應影響我們對人的接納和關愛,就好像我有些朋友喜歡吸煙、講粗口,他明知我不贊成,但亦感到可在我面前盡情吸、盡情講。

  不應歧視同性戀者

  我也不贊成歧視同志(「歧視」指「不合理的差別對待」),例如基督徒業主和僱主不應針對同性戀者。他們不也是照著上帝形象造的嗎?耶穌不也在十架為他們犧牲嗎?同性戀者跟我們一樣有人性的尊嚴,若說他們有罪,我自己(和很多異性戀者)所犯的罪不也是成千上萬嗎?在社會層面,同志組織的合理訴求我們也不應反對。(然而不應歧視同志,不代表我們能完全認同同志運動的訴求,因為他們的訴求不完全是合理的,而且同志運動傾向把「歧視」的內容無限上綱,用來打擊所有對他們不利的態度、言論『縱使是事實』和行為。)

  要開展關顧同性戀者事工

  所以要回應同志運動,教會不能「凡事必反」,好像同性戀者是我們的殺父仇人。我們雖然不贊同同性性行為,但絕不應仇視同性戀者。我們更應主動開展關懷事工,幫助有掙扎的同性戀者,為他們提供無條件的接納和輔導,若他們自願改變性取向,也應全力支援。這類事工在美國已有多年歷史,在星加坡和台灣亦剛剛開始,但香港教會在這方面還未有回應,是時候要起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