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不安全的「安全性行為」~愛滋病威脅下的性教育(二)
  朋友到教會講道後,一位母親向他訴說:她小學五年級的兒子經常與同學傾談有關性行為的事情,當她勸籲兒子不好隨便亂來時,兒子告訴她:「不要緊,最緊要是有安全的性行為。」

  一些推行安全性行為的性教育機構曾慨嘆,很多學校、家長都不願意面對少年人性開放的現實,教導少年人使用安全套。然而筆者認為,教師和家長們的反應並非因不開通,而是出於合理的顧慮。

  筆者曾到過一些中學推行性教育,當問到一班中六學生談到性教育會想到甚麼內容時,同學們只答到「安全性行為」一項。筆者不禁反問,為甚麼對學生來說,「性教育」只剩下「性交教育」?其他如性心理成長、兩性相處、性道德、婚姻家庭等課題在哪裡呢?同學們是否認為只要不染病、不懷孕,任何的性行為都是沒有問題呢?可見現今以「安全性行為」為主的性教育往往只令到學生將關注單單放在性行為上,忽略了性對整個身心靈、道德、以致對日後婚姻家庭的影響。

  那些機構其實都不明白老師們的真正憂慮:高調推廣使用安全套,可能會誤導青少年以為使用安全套就沒有問題,間接助長性濫交的風氣。雖然使用安全套有助減低感染性病、愛滋病及懷孕的機會,但減低不同杜絕,愈多的性行為,危險率自然愈高,染病和懷孕的機會反而增加。

  雖說鼓勵青少年隨身攜帶安全套、使用安全套並不等於要他們發生性愛,但少年人收到的訊息卻會是:「婚前性行為並不是底線,安全性行為才是底線。」「最好就不做啦!但做也無不可,最緊要用安全套。」

  事實上某些推動「安全性行為」的人士背後的信念,也是認為婚前性行為沒有甚麼不可,這與大部分的教師、家長的信念根本背道而馳,為甚麼要別人依從他們的價值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