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愛滋病威脅下的性教育 中國當推行怎樣的性教育呢?
  中國已進入愛滋病發病和死亡高峰,自一九九九年以來,中國大陸報告的愛滋病病毒感染者每年都以百分之三十以上的速度增長,疫情從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傳播。二零零三年七月,「聯合國愛滋病中國專題組」在北京發布了有關中國愛滋病形勢的最新報告,指感染者的人數有一百多萬,其中十五至廿九歲的年輕人佔百分之六十。「聯合國愛滋病規畫署」警告說,如果繼續下去,到二零一零年人數將可能高達二千萬。除了賣血、毒品靜脈注射外,性接觸(賣淫、性濫交、同性戀)是中國傳播愛滋病的一個主要途徑,後者也是其他國家的主要傳播途徑。

  不少有心人士都心急如焚,急切希望於中國推動以「安全性行為」為基準的性教育。然而筆者卻認為,不要對這種性教育抱太大期望。美國自上世紀六十年代性革命以來,濫交風氣持續上升,七十年代加州開始推動「安全性行為」,可是七十年至八十年間,少女懷孕個案大幅上升百分之四十,墮胎個案上升123%。 最諷刺的是,它們發現愈多少年進行「安全性行為」,就愈多少女懷孕; 「安全性行為」只是令愈來愈多青少年嘗試性行為,以及進入懷孕的冒險。青少年每年被診斷染患性病的個案高達三百萬宗。現今美國約有八十五萬到九十五萬人感染愛滋病病毒,新感染者當中有百分之二十五是廿二歲以下的;另同性戀和雙性戀男性感染愛滋病的人數,在二零零二年已連續第三年增加,去年與男性性交的男性,感染愛滋病毒的病例數激增了百分之七點一;現今不少人都對「安全性行為」性教育深表懷疑。

  現今無論中、港、台的社會團體,面對著愛滋病威脅,都紛紛朝向西方自由主義式的思想,認為教導青少年婚前節慾是不可能亦不切實際的,所以要推行「安全性行為」;但他們甚少反省這假設是否合乎真實人性,這種性教育的成效又是否理想,抑或是適得其反。近年美國增加撥款推行「婚前節慾」(abstinence before marriage)的性教育計畫,漸見成效,我們下回再作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