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再從《家好月圓》談維護家庭

電影電視為邀請觀眾投入故事,角色的設計往往參考現實世界的角色。戲如人生,人生如戲。當愈來愈多電影的主角是隱蔽青年,或是講述主角如何搖身一變成為英雄,或是哀訴主角雖身懷絕技卻時不與我,這多少也反映社會裡青年的現況。「爸爸不會來接我們,他已跟另一個女人同居,離開我們了。」姊姊瑪洛利向被蒙在鼓裡的弟弟西門透露──這是童話電影《史柏力魔怪書》裡的一個情節。這故事所反映的觀眾世界,是一個充滿父母異離的單親家庭孩子的社會。

 

家不太好的《家好月圓》

  《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描述現代社會裡的家庭狀況,人物關係錯綜複雜,恩怨情仇延綿三代。人性的光輝與陰暗,往往在悲劇中看得更清楚。它反映現實社會中許多家庭悲劇:殷紅遭夫拋棄,為使女兒幸福,橫刀奪愛,與金蘭姊妹笑荷爭夫;笑荷與奶奶君麗因管教子女的方法起了嫌隙,奶奶將喪子之痛遷怒媳婦;泰祖移情別戀,加上母親君麗推波助瀾,離開笑荷,另娶殷紅;泰祖與笑荷離婚,令六親兄弟姊妹手足分離。劇中七位子女的名稱,合起來是「家好月圓慶中秋(心)」。它的戲味在於能戲劇性地穿梭於兩個「破碎」的「家庭」,恩中有怨,仇中有情,非中有是,善中有惡。這兩個家庭雖然嚴重破損,但當中卻有許多動人的修復和補償的努力,在悲劇中仍流露一點光輝與盼望。縱使劇中各人都活在困局中,但仍然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每一個決定都有後果。假如最初殷紅不是那麼自私,又或者假如泰祖不是守不住自己的感情,許多以後的悲劇就不會發生。守住一個家,是那麼的重要,但果真有很多人已懂得這個平常的道理嗎?

  現代社會的許多家庭關係,都十分錯縱複雜:父母異離,骨肉分散,離婚又再婚,再婚又離婚,繼父再繼母,加上婚外性關係,非婚生子女,組合出各種的「夫妻」、「父母」和「兄弟姊妹」,關係似斷難斷,身分模糊變質,責任難以言說(例如子女的撫養權問題)。每人都有天然的父母,但有些人會有很多不同種類的「父母」。甚少人會故意破壞自己的婚姻和家庭,但基於種種的放任與自私,人往往將自己和別人的家庭與婚姻弄至不可挽救的地步。

維護家庭的一分力

  當我們呼籲「維護家庭」時,口裡說支持的人可能不少,但我們期許的是更多肯身體力行的人。我們不能強制別人做甚麼,我們只是以民間團體的身分,在社會上倡議一些價值,希望喚醒更多人重視家庭和孩子的健康成長。當然,對於那些面對活生生家庭問題的人,他們需要的是實際的關顧、輔導和幫助,而不是抽象的理論。不過,難道憑著我們幾個機構就能協助數以萬計有需要的家庭嗎?香港現在需要的是市民、民間團體和政府的通力合作,去幫助有需要的家庭。預防勝於治療,更根本的是盡量減少家庭問題的出現。若有更多人肯為看守家庭而多走一里,為家庭與社會的下一代多設想一下,已可阻止不少苦痛的出現。

家庭制度的破損

  隨著後工業化的社會發展,家庭不再是主要的社會生產單位。家庭的功能似乎已漸漸削減為提供感情慰藉的渠道,人對家庭的忠誠也漸漸滑落。許多的社會因素,都使家庭制度的穩健性被削弱。辦公室戀情,包二奶,一夜性等對婚姻不忠的行為愈見普遍。跨境婚姻也面對許多不利因素,不少從國內來港團聚的家庭,因不適應新的生活環境,又頓然失去過去在國內所建立的人際支援網絡,家庭的團聚觸發連串的磨擦,甚至發展至家庭暴力。在這麼複雜的社會裡,一個人能否守住自己的家,不能純粹歸咎個人意願,也有不因個人意志所轉移的外圍因素。這些不同的因素彼此和合,不是非此即彼。家庭的文化受到一種不良的個人主義所侵蝕,但也有侵蝕家庭的社會環境與制度的影響,例如過高的工時(過低的工資)、中學教育缺乏戀愛和家庭教育、色情氾濫、教育制度與經濟運作不利年輕人選擇婚姻等等。家庭的破損雖然有宏觀的社會因素,但總不能因此將家暴、病態賭博、性沉溺、不忠等等與個人意志抉擇密切相關的成因,通通都還原為宏觀的社會結構變化。

  假如社會上有大量學生留班重讀,那又豈能說:「因為留班重讀是教育制度容許的,所以不能由留班重讀數字反映教育制度出了問題」呢?同理,當我們看到異離的夫妻數目不斷上升,我們也不能因再婚的數字同樣上升(顯示婚姻繼續有市場)而忽視婚姻制度已亮起警號。

現實家庭的悲愴性

  有人擔心我們對家庭危機的道德性論述,令一些「不完全」的家庭過得更艱難,例如有成員發生婚外情的家庭。的確,我們認為婚外情是道德上可責備的,但也認同寬恕配偶的重要性,然而這抉擇是艱難的,當事人所感到的傷害、憤怒與矛盾都是不為外人道的,但這些痛苦的主要成因是關係的破裂,而不是外人對婚外情的道德判斷。我們認為道德價值是重要的,但同時明白人生的悲愴性,人的際遇往往不是源於自己的選擇。我們會作出道德判斷,但不代表我們不能以寬大的心接納面對在人生悲劇中的人,也不代表我們不能同感於別人的悲愴。我們相信笑荷在教會中,會很受人敬重。至於殷紅,若她也追悔過往,相信也沒有人要歧視她。教會正是罪人的教會。其實性文化學會裡,也不是人人都來自「健全美滿」的家庭。這些非來自「健全美滿」家庭的成員,往往更看到一個健康家庭的重要性。

  我們在社會上倡導家庭價值,不是要對個別家庭指手劃腳,也不會天真到認為我們能扭轉乾坤,或能對實存的家庭困難提供即時援助。我們認為家庭問題有各種因素(有宏觀結構因素、制度因素、文化因素和個人因素),既然一些因素是我們不能控制的(如社會的宏觀結構),那我們就盡一己綿力,就著能改變的因素(保護優良的制度、更新家庭的文化),去盡量減少家庭問題的出現。

  我們歡迎別人指出實存婚姻的種種悲愴性、冒險性和摸索性,甚至婚姻失敗的代價,這與我們倡導的完全沒有矛盾。然而我們要指出,單單指出一切問題的含糊性也不能幫助在悲劇中的人,保證美好的婚姻,或減少問題家庭的出現。其實沒有人能保證甚麼。我們明白制度和文化的複雜性,但卻不認為所有制度都同樣於人有益。在家庭問題上,我們認為支援一夫一妻的制度和文化還是對社會和孩子最好,也不能因為問題有複雜性就漠視現已相當嚴重的家庭危機,因此才努力發一點聲。

  不斷批評我們的諸君,謝謝妳們的鞭策,但究竟妳們認為應如何減輕現在的家庭問題,我們又應作甚麼呢?假若大家都能提一些具體意見和方案,再一同實行,那對我們的社會可能有更大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