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分男男、女女? —認識同志釋經(二)
 

  約拿單與大衛的關係是否如李熾昌博士所言,是同性相戀?

  撒母耳記上十八章一節:「約拿單的心,與大衛的心,深相契合」,直譯是「約拿單的靈魂與大衛的靈魂連合」,以後多次用來形容約拿單與大衛的關係(十八3,二十17)。這句原文曾在創世記四十四章三十至三十一節出現,形容雅各與兒子便雅憫的關係,說雅各的靈魂與便雅憫的靈魂結合,若便雅憫不能回來見父親,父親必死;這裡提及的父子情,顯然與同性愛無關啊!

  近一點看,撒母耳記上十六章廿一節也形容掃羅甚喜愛大衛(原文跟「約拿單愛大衛」是用同一個「愛」字),這也與性愛無關,而是男兒間的肝膽相照,或是說得某人歡心而已。也許最令李氏聯想到同性戀的,就是約拿單與大衛訂盟約,還將自己戰衣和武器送給大衛的舉動。

  事實上,在古代近東文化中,將自己的武器交給別人,常表達政治上的結盟;得著對方的武器,就是代表得著對方的政治權力(參撒上十七51、54;王下十一10)。約拿單是王位繼承人,他主動將代表權力威望的戰衣,甚至是他的配劍給大衛,是肯定大衛才是王者,他自願將繼承權交給大衛,表示效忠;而大衛作為王者的同時,也要施恩予約拿單和他的後代。這獻呈的含義在撒母耳記上二十章十四至十七節更形明確。宣稱重視經文歷史背景的李氏卻對此避而不談!

  約拿單願為大衛捨命,就像三勇士願為大衛捨命一樣(參撒下廿三13-17),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正因這樣兩脅插刃的義氣行動,當聽聞約拿單的死訊時,大衛不禁稱讚約拿單對他的愛(情義)遠勝過麈世間男女的愛情(撒下一18-27,特別是26-27節,表明是識英雄重英雄的輓歌)。

  細看故事整體脈絡的發展後,筆者很難認同李氏的「同性愛情解讀」,視他倆為雙性戀者(兩人都有妻子兒女);筆者反而認為說故事者花不少筆墨描述他們的關係,用意就像今天的名導演吳宇森的風格,以他們之間有情有義的刎頸之交,反襯掃羅對大衛的不仁不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