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關注性傾向歧視法、同性婚姻、性教育、色情、性工作者/娼妓、終止懷孕/墮胎、跨性別/變性人、同性戀、民事結合、性別承認法
蘇東坡與同志釋經

 

  話說有一次蘇東坡與佛印禪師一起打坐入定,出定後對佛印說:「怎麼我看你像一堆牛糞啊。」佛印笑說:「是麼,我看你是一尊佛。」東坡聽罷沾沾自善,覺得自己境界很高,回家後急忙跟蘇小妹提起,殊不知小妹說:「你心裡裝著些甚麼,看別人就像甚麼。」
 
  東坡居士這遭無癮之至的經歷,大概可用來解釋同志釋經為何視約拿單與大衛的肝膽相照為同性戀情。雖然這類「無中生有」的同志釋經皆可用嚴格的釋經來化解,但在同志釋經家帶著「有色眼鏡」的觀照下,這類「可歌可泣」的「同志戀情」一定陸續有來;福音派人士若每次都要煞有介事的回應,只會疲於奔命。
 
  其實,同志釋經也不是完全沒有可取之處,起碼它的娛樂性就相當豐富。我個人建議,我們不妨運用同志釋經的相同邏輯,為聖經多作些「新詮釋」,藉此與同志釋經家交流交流,分庭抗禮。
 
  譬如說,我很饞嘴,為合理化、神聖化我的吃喝行為,我就可以作「肥佬釋經」,指出耶穌極有可能是個饞嘴的肥佬。這不是很明顯嗎?耶穌第一個神蹟是在婚筵上將水變酒;最震撼人心的神蹟是餧飽五千人,而且還要吃剩十二籃子;為了吃麥穗,不惜干犯安息日;平常已經喜歡參加飯局,死之前也不忘跟門徒飲飲食食,還不忘叫門徒以飲飲食食來記念祂;即或釘在十架上祂還很在乎的說「我渴了」,待喝了醋祂才肯說「成了」;復活後門徒是在祂擘餅時才認出祂來;祂為了堅立彼得,就讓他一網捕得一百五十三條魚,之後一邊吃魚一邊勸勉他,連後來叫彼得傳福音給外邦人的異象,也是關乎吃的。
 
  在這種「新詮釋」下,耶穌可以是個同志,可以是個饞嘴的肥人,當然也不能排除祂是個肥同志!真是各適其適,各取所須,皆大歡喜,有釋經等於無釋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