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學會有限公司
昔日花絮

消失中的人權──從印第安納州的宗教自由恢復法談起

香港性文化學會「美國同運的最形勢」系列研習組第一講:「消失中的人權──從印第安納州的宗教自由恢復法談起」,已於2015年5月25日(一)於中國佈道會尖沙咀迦南堂舉行,是晚參與人數約四十人,講者為本會主席浸會大學宗哲系系主任關啟文教授及前平機會總主任束健銘大律師。

宗教自由恢復法

是晚先由香港性文化學會研究幹事陳婉珊女士講述有關美國印第安納州「宗教自由恢復法」事件和爭議背景,接著束健銘大律師詳細講解這條法例的內容。束律師指出早於1993年聯邦政府已訂立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 (RFRA),法例目的是保護宗教自由,要求政府在「逼切的國家利益」(compelling state interest),並在「最少限制(The rule must be least restrictive)」的方式下,才可以侵犯人民的宗教自由,因宗教自由在美國備受重視。除了聯邦政府立法外,已有19個州訂立了RFRA。可是在印第安納州引進這法例時,同運分子視之為是歧視同性戀人士的法例,繼而運用多種方法以求這法例不被通過,包括名人如蘋果公司總裁Tim Cook和希拉莉等大肆抨擊及經濟制裁威嚇等,印第安納州因而擔憂經濟效益受到損害,州長在簽署新例生效後數天便宣告「投降」,另外簽署修訂條款。有見及此,束律師建議在香港推動訂立法例爭取良心條款以尊重宗教自由,並教導青少年正確的家庭觀念。

宗教自由是國際人權公約保障的基本人權

在關教授分享之先,香港性文化學會項目幹事鄭安然先生講解有關宗教自由的理論基礎。宗教自由是國際公認的基本人權,例如聯合國在《世界人權宣言中》中第十八條列明「人人有思想、良心與宗教自由的權利;此項權利包括改變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其單獨或團體、公開或秘密地教義、實踐、禮拜及戒律表示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除此之外《香港人權法案》、《香港基本法》、歐洲、美洲及非洲人權公約也有提及宗教自由和宗教儀式是受到保障的。美國學者喬治韋格爾(George Weigel)認為:宗教自由是一個非常基本及重要的人權,擁有其內在意義,是人類先天具有思考、選擇及行動的能力,追尋意義及價值的獨特特徵,宗教自由使人達到追尋真理的目的,確定人類的尊嚴。故此如宗教自由受到壓迫便是不人道,破壞人類最基本的價值。

宗教自由漸遭蠶蝕

關教授以印第安納州所受到的攻擊為例,指出宗教自由正備受挑戰。美國本來有很強的保護宗教自由的傳統,聯邦1993年訂立RFRA時,獲得兩黨一致支持──意味左右陣營均確認宗教自由的重要,但如今宗教自由一直受到侵蝕。印第安納州RFRA所受的眾多攻擊,正顯示宗教自由沒有受到尊重,尤其是同運分子極力將訴諸宗教自由標籤為偏執狂(bigotry)和歧視。

關教授續指RFRA可保障人民的基本自由,免受政府非必要和不合理的威壓(coercion)。限制政府干預人民私人決定的權力,尤其是他們的宗教決定,正是美國憲法的精神,更與自由民主社會的精神吻合。聯邦法例禁止政府將重要的負擔放在宗教踐行之上,除非政府能證明如此行有逼切的國家利益(compelling interest),以及用最小限制的方式實行;因此,聯邦法例將責任放在政府之上,但法例並沒有說明誰勝誰負,最終只有法院有權決定。一方面,這正確地承認宗教自由不是一項絕對的權利,如果允許個人以宗教的名義為所欲為,會濫用宗教自由;另一方面,也要求盡可能少限制(宗教自由)的方式達致這項「國家利益」,意思是說應盡量尋求雙嬴方案。譬如有一項價值與宗教自由互相衝突,而事情可以不用立法解決(例如可以透過教育),或訂立一條較不嚴苛的法律也能解決。在這情況下,我們應盡量選擇成本較輕的方法──這樣,滿足那項價值的需求之餘,又盡可能最大程度地保障宗教自由。

關教授表示現在有無數例子──攝影師、花藝師、蛋糕師傅和農莊主人,被逼參與慶祝同性婚禮,侵犯了他們對婚姻是一男一女結合的信念。他們都是願意服務男和女同性戀者,但反對慶祝同性婚禮的公民。基督徒和其他人持有真誠宗教信念,認為婚姻必須是一男一女。促進或協助個人進入其他種類的婚姻關係,等如要求他們作出與宗教信念互相衝突的行動。逼使他們成為慶典的一部分,這種反歧視法嚴重危害他們踐行信仰。逼使每一位攝影師、蛋糕師傅和花藝師參與慶祝同性婚禮,是否「盡可能最少限制的方式促進國家逼切的利益」呢?關教授認為這是有疑問的。保障宗教自由和良心自由不會侵犯任何人的性愛自由。即使美國人有權自由地過他們選擇的生活,但應該沒有人有權要求政府強逼其他人參與慶祝他們的關係。再者,針對小商戶的高額罰款和逆向歧視經常逼使他們退出生意經營。政府不應該強逼他們在宗教信仰和生活之間作出選擇。

隨後關教授一一回應了反對RFRA的批評,最後總結反思指出:面對同性戀議題,基督徒正被邊緣化,即使和平地表達不認同同性戀,也會受到攻擊。當基本的道德確信和植根經驗的傳統宗教智慧被視為「歧視」時,和諧公民社會,甚或是清楚地理性討論,便是不可能的。故此,信徒有必要多裝備,掌握正確觀念,明白宗教自由正是使多元社會裡各人和平共處的因素,並積極提倡宗教自由。